Kwang Hua High School Ex-Youth Cadet Club


    一名失恋者的独白

    Share
    avatar
    MesataKIR
    Lans Koperal
    Lans Koperal

    Number of posts : 254
    Age : 28
    Location : Between Heaven&Hell
    Registration date : 2009-03-29

    一名失恋者的独白

    Post by MesataKIR on Wed Apr 29, 2009 11:24 pm

     夜阑人静写下这篇杂文。纯属有感而发,就算是我送给她的最后一件礼物吧……

      (第一部分)

      跟她一起走过了六年的光阴,她是第一个曾经跟我走得那么近走得那么远的人。而现在又是走得那么快离我那么远的人。
      一开始应该说是她向我发起进攻的(我也不知道当年我哪儿来的这么大的魅力,三个女孩子同时向我进攻,我却选择了她——一个注定今生令我难忘且伤透我心的女人……),我没想到自己是如此不堪一击,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攻陷了,然后,她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东西,现在,早已扬长而去……。当时,我感觉从那一刻起我便从将军沦为奴隶……。但我是心甘情愿向她俯首称臣的,就差未曾指天为誓"余誓死效忠"了。如此卑躬屈膝拜倒石榴裙下,意欲所为?无它,只想成为这场感情战斗最后的战虏。没想到,经过六年抗战后,最后被伤得体无完肤落得弃尸战场。自古多情终被无情误,我早已经料到,为此只能认赌服输,我欲哭无泪…… (因为我是男人,不,应该是男孩!)从情感的废墟艰难地站立起来,变成了一付行尸走肉。每晚醉生梦死,用酒精麻醉脆弱的神经,用香烟燃烧虚耗的光阴,无奈酒入愁肠愁更愁……。某晚当酒喝到最后一瓶、烟抽到最后一根时,忽然茅塞顿开,幡然悔悟。既然"时不利兮,女已逝",何不重拾心情以待来日东山再起。她既然不赏识及珍惜自己,自己又何须长唉短叹呢?既然曾有爱又何须再有恨呢?不如豁达些,"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",起码她让我更加了解女人了。

      (第二部分)

      孔夫子曾曰:"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"。此言不假,女子(特指婚前女性)是世间最难待候的上帝,对之无微不至则恃宠生骄,呵护不周则怨声载道。难怪一些缺乏耐心的"伟男"曾说过"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忘记带上鞭子"。偏偏本人以谦谦君子自居,不耻这般所为。吾认为现在应该是"唯君子难养女子也"。对她"吾日三省吾身:为她谋而不忠乎?与她交而不诚乎?爱不专乎?"。我曾像《巴黎圣母院》中的"钟楼怪人"卡西莫多(不过我可不像这位仁兄那样"骨骼精奇",本人靓仔一名,貌不惊人誓不休)那样在他的爱人爱斯美拉达受到伤害时,把她纳入自己的保护圈内,并高举石头木料砸向欲对她不利的人,我甚至违心地砸向自己的朋友。不料最终石头却砸到了自己的脚上,我对她的忠心最后竟然成为"愚忠",但最终我还是失去了,失去的太多太多,甚至迷失了自己……。
     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她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远超过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可以陶醉在你的甜言蜜语中,但却对你的实际行动不为所动。她们难道不知道当男人对女人甜言蜜语时,受益的是女人的耳朵而受罪的却是男人的胃吗?每当我讲出阿谀奉承的言语(有人美名其曰此为"美丽的谎言")就会让我的胃觉得抽筋--想吐。再说"巧言令色,鲜矣仁",这又岂是君子所为呢?(我好想当一回小人,可我做不到!因为她是我的女人,我所说的每句话都要向她负责。)

      (第三部分)

      女人对浪漫的追求简直如蚁附膻,男人为投其所好疲于奔命只为博得红颜一笑(曾经因为她的一滴眼泪,让我肝肠寸断,差点跳入湖中为她补满湖面那轮新月……)。造物弄人,为何男人必定是浪漫的生产者,女人必定是浪漫的消费者呢?朴实憨厚而不解风情的男人难道注定孤老一生?风流倜傥油嘴滑舌的小白脸却能使花了眼的女人投怀送抱?
      "钟楼怪人"卡西莫多曾给爱斯美拉达送来两个花瓶,一只是水晶的,非常漂亮、耀眼,但有裂缝,浇进去的水差不多漏光了,花也开始枯萎了。另一只是粗糙的、普通的陶质花瓶,但能保住所有的水分,里面的花开得娇艳欲滴。爱斯美拉达选择了水晶花瓶。刹那的灿烂比永恒的美丽对女人更具吸引力。如今的女人只看包装,不重内涵。她们是那样的现实,那么的市侩。你射出丘比特之箭时,箭头如果不是镶金带钻的,纵然你有百步穿杨的功夫,也必定会中途折戟。

      (第四部分)

      女生必定天生是投机者,深知"资本总是涌入高回报的地方"这道理,姿色就是她们天生的本钱。君不见一些天生丽质难自弃女子身边往往是一个穷得只剩下钱的"人形猪"。纵然你是潘安再世兼且才高八斗依然不及"人形猪"的"财"高八斗。懂得欣赏"知识是第一生产力"的女子已成凤毛麟角。"悔教夫婿觅封侯"的就更是绝无仅有了。
      这一切都是上帝的错,既然他已制造了男人来征服世界,为何又要制造女人来征服男人?女人是上帝用男人的肋骨制造,本来天生是男人的附属品。但她们的狼子野心却要求什么"男女平等",更甚者还要求男人"裙"下签盟。女人不但没有减轻男人的寂寞,反而令男人更加体会寂寞的滋味。月老则是上帝的帮凶,这老眼昏花的糊涂虫让女人只爱小人不爱君子。

      (第五部分)

      与其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。既然现在奉行"男人不坏女人不爱",我决定痛改前"非",充分发挥内心的兽性做一个不折不扣的"伪小人"。于是我变成了一只"披着羊皮的狼",开始踏足欢场,晚晚留连夜店。谁知不去不知道,一去吓一跳。本想是在欢场猎杀一番,不料反而成了别人的猎杀对象。原来在欢场的女子绝非善类,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擒杀这只"羊",这只"披着羊皮的狼"又不甘心抛掉那张羊皮,因为它觉得如果没有那张羊皮,就连最后的遮羞布也没有的,尚存的仁义道德令它死死揪住那张羊皮。最终它满身疲惫地离开这种不属于它的世界,又龟缩回它的窝里。从残酷的现实世界铩羽归来后,我进入了虚拟的网络世界。在网络上可以无所不谈又无须看见对方憎狞的面目,确实曾帮我抚平心中的寂聊。但看了痞子菜写的〈第一次亲密的接触〉后,我又蠢蠢欲动了,憧憬能遇上我的轻舞飞扬。我开始约会网友。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。轻舞飞扬没遇上,恐龙却遇上了不少,而且还是肉食性的暴龙。正如痞子所说网络上的三种人:第一种是显示她的次要性格;第二种是变成她希望成为的那种人;第三种是变成她不可能成为的那种人。但就是没有一种是真正属于于她自己的人。在网络上她只是逢人只说三分话,那怕你跟她谈得如何投契,但跟现实中她的个性仍是相差甚远,所以见面以后就兴趣索然了。于是我关上了电脑,一头扎进书本,寻找我心目中的"颜如玉"去了。自此"郎心古井水,波澜誓不兴"……
      莎士比亚曾说过"女人是被看的,不是被了解的",而我正好相反。我是被了解的,不是被看的(并不是我自惭形愧,而是我更在乎内涵)。我写这篇泛滥又不知所云的独白,只为试探你是否女人中的例外。如果你自认自己是可以被看的,而又欣赏尾生的忠贞不渝、颜回的处世态度的话。那么我要大声向你说:"爱我吧,可是不要神气"。如果你是对我不屑一顾的话,我则要说:"呸,连我也不爱,你又神气个屁呀"。因为,你不过是个花了眼的女人。

      Current date/time is Thu Sep 20, 2018 2:31 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