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wang Hua High School Ex-Youth Cadet Club


    一棵树的故事

    Share
    avatar
    MesataKIR
    Lans Koperal
    Lans Koperal

    Number of posts : 254
    Age : 28
    Location : Between Heaven&Hell
    Registration date : 2009-03-29

    一棵树的故事

    Post by MesataKIR on Mon Apr 13, 2009 11:14 pm

    我愿意。
      也许,我永远也不可能这样,对你说,我,愿,意……
      不知前世种了怎样的因,在今生,我做了一棵树。
      温和的春日里,我第一次舒出我的柔枝,轻轻地贪享着清新的空气,微风第一次拂着我的叶梢,稚嫩的叶儿羞涩地摇摆,浮现着不经意的满足。这美丽的春天,我感受发芽的乐趣,原来阳光下的生长是如此的快乐。
      有一只羽毛洁白的鸟儿发现了我,它急急地飞来,站在我嫩绿的肩上,振着翅,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嘹亮声调优美地叫着,是在歌唱吗?可以划破天宇的歌喉,让我羡慕不已,而我,没有语言,没有歌声,甚至,不能低吟,我是一棵沉默的树。噢,不!我可以的!以我的枝和叶,摩挲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虽不那么动听,但在温柔的风里,我一样可以陶醉自己。
      我以自己的方式静静地生活。我看高远的蓝天,永远是那么蓝润,我看悠悠的白云,一朵朵绽放着纯洁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我能开出白云一样柔软而洁白的花朵来,那我就是一棵最美丽最幸福的树了。
      这样的浮想翩翩的日子过的惬意而悠然,我以简单满足着自己,以柔和宽待自己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身影闯进我的视野。
      那是一个忧伤的人,我是这样想的,忧伤,对,是这样的。而且,一个男人,听来的传说让我确定这一点。他就那么垂着头,走到我的树下,他的眼睛茫然地看着远方,他背靠着我的身躯,一动不动,很久,很久。
      我想,我是一棵快乐的树,我应该把我的快乐与所有的事物分享。不管是一只鸟儿,一只昆虫,一朵花,一点雨,还是,一个人。于是,我想着办法。
      我请风儿帮忙,轻轻摇起了我的枝叶,细碎的叶儿在阳光里闪烁,那是一种轻柔舒缓的声响,我希望他能够感觉到。 
      果然他抬起了头,啊,那真是一张生动的脸,让我没理由地羞涩起来。在他的忧伤目光里我看到深深的情意,一种似曾相识的深情。我不明白,这样的面孔,曾是我熟悉的吗?在倦慵的阳光里,他倚着我的身躯,睡着了。
      我多想抚一下他的棱角分明的脸庞,还有那浓密黑亮的发,那感觉一定很好,趁着他未醒,我要细细地把他端详。
      这不是一个落叶的季节,可是,因为我的些许的自私,我要让我的叶儿坠落在他的脸庞,也许,可以为他遮一遮阳光,我执意要这么做。
      在他熟睡的时间里,我忽然变得忧伤,这是第一次。我深刻地知道我的内心,升腾着一种渴望,我知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事:我此刻多么热切地盼望能走下去,变成一个他们叫做女人的那样的人,她们有长长的洁白的手臂,有柔软的手指,这样,就可以,触摸他的脸庞与发,可以为他扯一扯滑下的衣裳,甚至,可以轻轻吻一下他的额头,感觉他身体里那种激越的跳动和澎湃的深情。
     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难过,我不能,我不是,我站在这里,只是一棵有太多思想的树,不能动,不能说,只有高高地立在那儿,摇着那些可怜的叶子,心里那么多的感觉,却没有人知道。
      一颗清亮的、大滴的泪“叭”地掉下去,吓了我一跳,啊!我怎么会有泪?哦,树的眼泪……我无奈地摇摇叶儿,再看一眼躺在我身边,令一棵痴情的树心动的男人,发现那一滴晶莹的泪,凝在他的胸口。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已被自己折磨得疲倦,我顾不上蓝天白云,顾不上鸟语花香,我眼中只有这个倚着我的男人,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,我却为他,付出了一颗泪……
      他醒了,仿佛经过了漫长的世纪,刚刚从混噩中醒来。
      他又抬头看我,这长满了绿色叶子没有开花的树。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奇异的神色,他细细地看我,仿佛要把我的每片叶子看透彻。在他的目光下,我如同无辜的婴儿,不安地摇晃着枝条,无措地立着,无声无语,当然,我也不可能开口问他,怎么了?
      他开始喃喃自语,天,我居然听懂他的话!
      他说,你是一棵什么树,好奇怪的树……
      他说,可惜你是一棵树,什么也不知道,不知道你面前的这个人,是怎样的灰心丧气。
      他说,你知道吗?刚才我居然梦见你!梦见你走下来,象一个穿着绿衣的仙子,坐在我身旁,温柔的看着我,用柔软的手指触摸我的脸庞,我的发,还为我扯一扯滑下的衣裳。你不说话,恬静的气息感染着我,你还,吻了我的额。
      他说,你是树的仙子吗?为什么你不开口说话?当我醒来,你就消失了,这是一个梦吗?还是真实的感觉?
      他说,是的,我经历了太多的情感磨难,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要找的爱,没有一个姑娘是我所喜欢,她们爱的不是我真正的灵魂,她们所要的不过是我的躯体。
      他说,可是唯有这个梦里头,我看到了我的爱在苏醒,你,这棵不说话的树,温柔目光里有赤诚、纯真和善良,我感到你看透了我的灵魂,而我,也感觉到你的心。
      他说,也许我们在前一世里是情人吗?可是,你欠了谁,今生要做一棵不能与我浪迹天涯的树,你的根深深扎在这片泥土里,而我的根,却漂泊在人世间。
      他说,噢,让我这样的遇见你,是为了折磨我寻爱的心吗?还是在考验我的真诚?如果你是树的仙子,你一定可以走下来,握住我的手,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你,是吗?来吧,来,好吗?来吧……
      阳光什么时候变暗了?再没有光泽披在我的身上,我怯懦地站着,第一次感到惭愧,我的心发抖了,树枝抖颤着,惊栗着。我能够吗?我能给这个可怜的人什么呢?是的,我确定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,尽管他是人,我,是树。
      噢,看我在说些什么呀,只是一个梦罢了,我居然傻到要向一棵树表白,看来,我真的无可救药了……那个男人恍然大悟般拍着我的身躯,终于决定结束自言自语,要离开了。
      不,千万不要离开,我的爱,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一棵有思想有感情的树,可恨那该死的土地抓牢了我的根,让我不能动,不能走,不能靠近你。
      可是,我多么想和你一起呀!如果可以,我要拉住你欲走的脚,我要握住你的手,我愿意和你走,无论哪里,浪迹天涯。我愿意……
      我,愿,意。
      天色已晚,男人走了,只剩下这棵孤零零的,仿佛被爱遗弃的树。在无人企及的树梢,在月光下,这棵树悄悄地盛开了簇簇的花,洁白的,如云瓣,密密地开放,远远看去,象朵朵白云,停留在枝叶间。
      经历了一场短暂而刻骨铭心的情感挣扎,树心里深深地刻上了一轮,无论再经历多少风雨,我都不会轻易地倒下,我坚信自己曾被真情的爱过,尽管不那么真实,但对与我来说,我知道那对我的意义。
      因为,我已经为我爱的人留下了一颗泪,真正从心底,从树心里流出的,也许,人们把它叫做琥珀,但我为它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,留给我的男人,叫——爱!

      Current date/time is Sun Nov 18, 2018 5:15 am